中国老年医学学会
征文赏析——期盼
板块:征文活动-征文活动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-04-10 11:29 阅读:485

期盼

蔡志友和文博

湖北医药学院附属人民医院

 

今天是星期一,早上652分,我的电话铃声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悠扬的响起,我一看屏幕,这是我的一位帕金森病老爷子打来的。

伯伯!您最近怎么样?

最近,最-近我左腿疼,行走有些困难,我--我想去你们科室再住院检查检查,治-治疗一下

好的,是不是又有新病了?我马上通知科室给您准备床位,您到医院时再给我打个电话。

因为他说有行走困难,如果是帕金森病所致,倒也无妨;如果是有新病,最担心的是急性卒中,所以,我立刻答应了他,并立刻通知科里给他准备了床位。

我们早上750科里交班,在每周工作中,一般星期一是科里最忙的。现在距离早上交班不到1个小时,我急忙洗漱吃完早餐,7点半我已到办公室,正在准备交班材料时,我的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又响起了。这是一个陌生电话,我潜意识到这或许就是帕金森老爷子家人的电话,我立即接听。果然不错,是老爷子儿子打来的。

主任!我们已经到了,在您病区走廊上,护士站旁边。

我迅速放下手中资料,穿上工作服,一打开门,我就看到了老两口和一个精瘦的小伙子。老两口熟悉的面孔充满了和善、信诚和期盼。小伙子老远打招呼:主任!又给您添麻烦了。

我快步去迎接他们,紧紧地抓住老两口,并嘱咐当班护士安排床位,我陪着他们一同去了病房。

查房

按照常规,每周一早上,科主任都要查房并组织科里疑难疾病讨论。

老爷子住的是6病室9床,一推开门,老爷子安静地坐在床边上,伯母和儿子立即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。6病室除了9床,还有78床。7床挨着门,所以,查房时我们一般先查挨着门的患者,这次也不例外。7床和8床两位患者都是脑梗死住院两周的患者,我们按照常规回顾和分析了诊断和治疗情况,对后期脑血管疾病的二级预防方案进行了微调。

已经到了老爷子床边,因为是新收病人,管床医生还没来得及采集病史。因为是我的老患者,帕金森病已经6年,控制的还不错,所以,病情比较了解。

老爷子是个急性子,他见到我,一般都是他先说话。

主任!我这几天腿疼,行走有些困难,睡-睡眠也不好。老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然后,又把慈祥而又无奈的目光转向了小李医生,上次李大夫是我管床医生,这次还是小李大夫吧?

小李是一位工作一年的硕士研究生,不笑不说话,工作认真踏实,学术也做的不错,患者和家属对她的评价也很高。

伯伯!是我,这次我还是您的管床医生。小李满脸笑容拉着老爷子的手说。

这时,慈爱的伯母挤到我的身边,主任!我家小孙子高热5天了,把老爷子急了。晚上陪孙子两次,一是体力不够用,二是担心孙子的病,是不是把老爷子急成这样子了。从伯母关切和期许的目光中,我们看到了亲情和信任。

我们对病情进行了详细了解,一般情况好,检查左下肢运动受限,一方面担心脑血管疾病,一方面考虑腰椎间盘突出引发的坐骨神经痛。除了常规检查,我也嘱咐小李,进行头颅和腰椎磁共振检查。

小李向老两口和其儿子详细的讲解了当前的诊疗计划,老两口笑盈盈的说:我们听李大夫的,踏实!站在病床旁看着这一家人,我内心仿佛回到了刚成为一名医生的那段青涩年华,患者的信任和医者的仁心,是伴随我行医生涯的一注清泉。

短信

今天是周二,像往常一样6点30起床洗漱,准备一天的工作计划。

上午是我的门诊,正在给门诊一位老年痴呆患者进行认知功能检测时,滴滴..滴滴..”短信铃响了,我以为是移动发送的晨报,没在意。做完检查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机,原来这信息是来自于帕金森病老爷子的。

是不是老爷子有事情?赶忙看短信,节日快乐,没有标点符号。

这是什么意思?是不是发错了?今天是什么节日?

闲下后,我用手机翻查日历,哇!原来今天是父亲节。

老爷子在这一天的清晨首先想到的是同为父亲的我?我看着短信,想像着老爷子因为帕金森病那颤颤巍巍的手,带着老花镜,一副知识分子严肃认真的模样。

老爷子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老师,桃李满天下,为人谦和。

我立即给老爷子回电话,向老爷子问好。

伯伯!父亲节快乐!

节日快乐!主任啊!我的小孙子现在不发烧了,烧退了。”老爷子兴奋激动的言语,我深感了对儿女的牵挂,“我的腿痛似乎没减轻,还重了点?

我品味着老爷子的每个言词,那是激动,那是释怀,那是牵挂,那是期盼。牵挂时忘记了自己,激动时想起了自己的病痛。

哦!我在门诊,下了班我就去看你去,有什么需求您就和小李说吧!

1156分,门诊结束,我来到病房后径直去了老爷子房间。老爷子背对着门在做理疗,他没看见我。我也就一进门和老爷子打招呼,

伯伯!腿还痛吗?

老爷子立刻转过身来,满脸溢着期盼的笑容,还没等我立稳,一把拉着我的手,激动地说:主任!我小孙子不发烧了,我的腿痛现在也比早上好多了。您们科室不仅医术好,人更好。谢谢!谢谢!谢谢了!老爷子说的很快很急,嘴巴一直在颤抖。

伯伯!恭喜您小孙子安康!谢谢您的夸奖!顺便告知您,您的头颅磁共振报告提示没有新病灶。我们哪里做的不好,请您指出来,以便今后我们提高改进工作。

面对着老爷子的赞美和夸奖,我也美不胜收。我们和不期盼我们真心换取您们的理解、换取您们的真心。用真心、用理解我们一起去战胜病痛!

午饭,我再次翻看手机,再次不由自主地感受着“父亲节的快乐”;感受着老爷子的为儿孙的牵挂,忘了自己的痛;感受着医患之间的信任;感受着医务工作着为患者付出真心的回报。看着案头的那八个大字仁德为怀,精诚为民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微信

今天是周三,来省城参加一年一度的学术年会,上午8点会议开始,会议开幕式已经结束,休息十分钟。就在喝水休息时,嘟嘟..嘟嘟..”,这是我的手机微信提示音。解开屏幕锁,有个微信是来自“糟老头”的。我翻看了一下手机号码备注,“糟老头”就是“帕金森”老爷子。

主任!您今天不来查房吧?我的腿痛今天好多了!

伯伯!我今天在省城开学术年会,不能去查房了。祝您早日康复!我立即给老爷子回复了信息。

您什么时候回来嘛?我儿子计划我们两家周末聚会一下,就像上次我们两家的家庭聚会。

好的!我也像您一样期盼聚会一下,这样让孩子们多有机会在和谐中熏陶、在责任担当中成长...”

回想起和老爷子的第一次相遇,那还是去年我的查房。去年老爷子因为短暂性脑缺血住院我科,给老爷子查房时,几句交流下来,是乡音,原来我们是一个县城的。从此,我们也就像亲人一样,每逢周末,就预约时间,如有时间就互来家中。做家常菜、包饺子、探讨小孩子的教导、如何培养小孩子的好品质、如何培养孩子做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等,都是家庭聚会的内容。

中午,正在和朋友们一起用餐,我的手机嘟嘟..嘟嘟..”又再次响起。一看,是老爷子的。

我准备后天出院,也就是星期五,周末我和孙子们等候您回来一起聚会啦!

还没等我回复,老爷子的信息又来了。这是一个主题为“理解万岁”的微信:“理解是一种高贵的语言,是心灵静默的一种升华。多一份理解,就多一份温暖;多一份理解,就多一份感动;多一份理解,就会多一层美好。理解是相互的,没有纯粹的去理解,也没有纯粹的被理解,理解是心与心的对话。只有首先去理解别人,才能被别人所理解,如果都只是一味的去索取又哪来回报。理解是一种换位思考,也是对人生的一种领悟,或者说一种彻悟只有胸怀坦荡的人,只有敞开心扉的人,才会用人性的善良,才会用火热的爱心去理解别人的痛楚,理解别人的需求,也理解付出的内涵与本质。

伯伯!谢谢了!读完这封微信,我内心澎湃,我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,谢谢了,伯伯!谢谢您的“理解万岁”。

就在那个中午,我也就开始了一个新的期盼,期盼周末的和谐场景,期盼互信互敬互爱的景象!